第316章 可曾婚配

365体育在线备用服务器_体育彩票365是官方软件吗_365体育动画: 福运娘子山里汉 作者: 枝上槑 更新时间:2019-10-08 00:28:06 字数:2808 阅读进度:318/318

康婆子和季秀娥走了,带着一肚子疑惑走的。

她们一方面不相信季妧的话,觉得她不过是有意拖延。哪有那么巧的事,给她三天时间,她就三日后成婚?

另一方面又有些将信将疑——季妧看上去很笃定的样子,而且即便拖延,顶多也就拖到年底,根本没用。

季妧还特别好商量的冲季秀娥喊话“大姑你要是改变主意,想让堂哥入赘的话,我可以给他腾位置出来,三日后你让堂哥包几件衣裳,直接过来就行。”

季秀娥离开的时候脸色铁青。

季妧回过身,谢寡妇和大房姐弟依旧是死机状态。

他们天天和季妧在一起,怎么不知道季妧要成婚的事?

季妧叹了口气“实不相瞒,我也是今天才知道。”

他们还欲再问,季妧却一句也不肯多说,只让他们等消息。

中午做好饭,让大宝先吃着,季妧提着食蓝去了土屋。

出乎意料的是,流浪汉竟然不在。

以往她每一次来,流浪汉都在院子里等着,像这种扑空的情况还从未有过。

屋里屋外屋前屋后找了个遍,也没找到半个人影。

难道出去锻炼了?

季妧又等了两刻钟,还是没等到,只好先行回去。

一下午在忙碌中度过。

下工后,吃罢晚饭,季明方来找大宝上课的时候,季妧再次去了土屋。

推开堂屋门,屋里还是空荡荡的。

炕上的铺盖叠的整整齐齐,桌子上搁着一本抄写完成的书。

季妧走过去翻了几页,又阖上了。

说来也奇怪,流浪汉住了这么久,这屋里竟然还是没什么人气,冷清的就像那个人从未出现过。

季妧走到堂屋门口,眺望了一阵来时的小路,然后坐在门槛上,托着腮看着渐渐西沉的太阳发呆。

天一点点黑了下来,月亮缓缓爬上了树梢。

凉意侵体,季妧打了个喷嚏。

她揉了揉鼻子,自言自语“真的走了啊……”

这人也真是的,懂不懂礼貌?走之前都不知道打声招呼的。

不过好像也不能全怪人家,最近她心情不佳,来土屋基本是搁下食篮就走,已经半个多月没和流浪汉好好交流过了,他想道别估计也没有机会。

季妧把脸埋在了并拢的膝头,手无意识的在地上划拉着,心情突然低落了下去。

倒不是舍不得流浪汉,而是……

“在做什么?”

低沉中略带些涩哑的声音突然在头顶上方响起,季妧愣了愣,抬头,一下子蹦了起来。

“你你、你没走?”

不待流浪汉说话,她激动道“太好了!我还以为你走了,正发愁呢!”

流浪汉顿了顿“我没走,你很高兴。”

季妧心道,高兴,我当然高兴,你要走了,我的计划就完球了!

不过好在她还有几分理智,没有直接就把话说出来。

两人进了堂屋,油灯随之点亮。

季妧的目光在流浪汉身上逡巡了很久,像在衡量和算计着什么。

换个人被这样盯着,早发毛了,流浪汉心里素质好,站在那任由季妧打量。

其实也没什么可打量的,流浪汉穿的还是那身粗布短褐,寻常庄稼汉子的打扮,就是壮阔的身板和笔直的身姿不太像,还有脸……

不过这个不打紧,有这张脸更能吓退那些牛鬼蛇神。

季妧越看越满意,同时也发现了点异常。

她指着流浪汉的鞋面和裤腿“怎么是湿的,你下河了?”

流浪汉垂下眼睫看了看,淡定道“从山上回来,露水打湿的。”

“我中午过来你就不在,到这会儿才回来,别告诉我这一整天你一直都在山上?”

见流浪汉不说话,季妧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。

“我是说过你可以进行慢跑和快走这些运动,但没让你上山下海的这么折腾,你……”

流浪汉道“没有下海。”

季妧“……”你就是想下,大丰村也得有海给你下。

再次泄气的季妧也懒得说话了,指了指炕旁边的长凳。

流浪汉轻车熟路的走过去坐下,把裤管和袖管全挽了上去。

季妧检查了一遍,确实没发现什么不妥。

“爬山步行有没有连续超过四个时辰?”

“中间有休息,没有不适感。”

“去的哪个山。”

“你屋后那座。”

季妧抬头看他“你什么时候出去的,在山上就没有碰到人?”

其实她想问的是,流浪汉有没有吓到人。

“不曾,我拣的小路。”

这语气听上去像是对山形很熟悉的样子。再熟悉,还能有当地村民熟悉?

不过想到他的职业,熟悉地形,规避人踪,似乎也不是难事。

季妧便没有再问什么,走到搁药的地方翻腾了几下,找到药酒瓶,返身递给流浪汉。

流浪汉接过,将药酒涂于手腕脚踝处,进行按揉。

季妧告诉过他,每次快走和慢跑过后,都要擦一遍药酒,看样子没有当耳旁风。

话题还是回到流浪汉的伤情。

到了这阶段,即便每周仍有进步,进步也已经很微小了。

日常除了背伸角度练习以及脚踝灵活性的练习,这两样要贯穿于康复训练的始终外,其他系统训练已经不怎么必须,只没事单提双提一下,其余都是靠走路。

“目前为止,恢复的不错,走路基本上看不出来腿有问题了,挺好……”

流浪汉嗯了一声,不见有多开心,也没有顺着话茬接下去。

季妧双手撑着桌子,十根指头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,看上去气定神闲,实则心里面已经火急火燎。

她为什么扯这么多?还不是为了引入正题。

关键这正题有些惊世骇俗,不太好引啊。

原本酝酿的好好的,话到了嘴边愣是说不出口,生怕一出口把流浪汉给吓跑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季妧换了个姿势,背靠着桌沿,手在背后扯自己的发梢,头皮都扯疼了,才挤了这么个字出来。

然后又卡壳了。

流浪汉已经抹完药酒。

他把药瓶搁在一旁,又慢条斯理的把袖管和裤管重新放了下来,这才抬眼看向季妧。

“你有事要跟我说。”

不是疑问,是肯定,就季妧这坐立难安的样,瞎子都看出来了。

季妧精神一振,心道这可是你自己问的啊。

“确实有件要紧事找你……不过在说之前,我得先问你几个问题,你要如实回答。”

流浪汉不置可否,季妧全当他默认了。

“第一个。”季妧竖起一根手指,“你,可曾婚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