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问剑宗的竭力邀请

365体育在线备用服务器_体育彩票365是官方软件吗_365体育动画: 陈凡 作者: 杀神 更新时间:2019-06-29 01:27:10 字数:2881 阅读进度:239/297

到第二天一早,周彤璎就好似睡过头了一般,还靠在陈凡肩头,睡的极为的香甜,唇角一丝头发,还黏在自己嘴唇边,脸色上,是一夜潮红后的感觉。

两人如八爪鱼一般纠缠在一起,并不分开。

“呀。”

周彤璎突然睁开眼,上班迟了。

才睁开眼。

周彤璎就发现自己以这么一个羞人的姿势,抵死缠绵在一起,周彤璎红着脸,一口咬在陈凡肩头,片刻才分开,她红着脸,陈凡的肩头已经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牙痕。

陈凡苦笑,周彤璎咬的时候,自己已经刻意彻底放松了,否则非反伤了她不可。

对待周彤璎,陈凡尽可能的放松些。

“要来不及了。”周彤璎红着脸,想到自己昨晚那些放纵,她就脸蛋红的几乎睁不开眼,这会也不看陈凡一眼,先打开手机。

她这才看见,原来是闹钟被陈凡给关了。

“上什么班。”

陈凡早就心疼,既然一切已经被周彤璎发现,那陈凡也就没什么可说的,扣住周彤璎这手腕,陈凡又把周彤璎这软软的身子给拖回,霸道的拉入怀里。

“不上班,你养我啊?”周彤璎气鼓鼓的道。

吧唧,陈凡在她红唇上再亲了一口,陈凡总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“我接你去帝云苑住吧。”

“美的你。”周彤璎在陈凡腰间的软肉上一拧,当下道,“你当自己金屋藏娇呢,哼,还有,我不去上班,你打算怎么和爸妈交代啊。”

这些事,周彤璎可以不问,但父母那,过不了这一关。

陈凡叹了口气,“我可以慢慢的和他们说。”

虽然这么说,陈凡心头其实也没有底,不知道该怎么张口好,实际上,陈凡也是不想打破这一种宁静,周彤璎小小的白了陈凡一眼,穿衣起身去了。

经过了昨晚,陈凡莫名觉得自己和周彤璎之间的关系,变的有一些怪怪的。

周彤璎之后,便仿佛没有昨晚那事情一样。

一切如常。

而为了避免周彤璎担心,陈凡其实也知道,自己这么总是出去,引起家里人的不满了,陈凡叹了口气,自己已经达到炼灵九境了,正是冲击这先天的好时候。

去一趟天人界,闭关一下即可。

而在这世俗界,修炼实在太难。

早在无数年前,荒古年代,诸位圣人们就不知何故,把整个地球灵脉搬走,飞升入了天人界,导致这世俗界已经彻底灵气干涸,不适合修炼了。

当下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“罢了,也不差这一时半会。”

陈凡摇了摇头,这修行之事,动辄就是无数年,陈凡就算在这天人界修行,也差不了这些时间,不如,就把时间耗在这个地球,好好的陪陪周彤璎。

陈凡明知这样不妥,修行者不当留恋红尘,但陈凡并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。

身为真人,陈凡累了。

漫漫修真大道,一眼看不到一个尽头,而尽头,又是什么呢?

陈凡总是思考过这个问题。

真人之上,或许还远远不是这个世界的巅峰,在这个世界的尽头,也许还有更为广阔的一片天空,在等着自己探索吧?

周彤璎早出晚归,陈凡则暗暗把钱拿回来,改善这个家庭。

到了晚上,周彤璎则是和陈凡抵死缠绵。

多余的话,则是一句也不说。

两人之间,就维系着这样一种奇妙的情愫,一晃,这就一个月过去了,即便如此,陈凡还是坚持每日在修行,慢慢的稳固自己这个九境的修为,向着先天进发。

同时,陈凡心头已经渐渐有了主意。

那就是,和过去的自己,做一个切割。

不论是乔未央,还是初恋袁如,一切都已经过去。

而到了一个月后,陈凡突兀的接到了一个电话,“什么,问剑宗的白效儒请我过去?”陈凡愕然了一些,实际上,从苍玄派归来之后,那里的事,陈凡已经不去过问了。

听说,苍玄派的故址,被世俗界一个超级远古世家占据。

这个远古世家,传承也已经有三百年之久。

而这个远古世家,还将会诞生一人,是这个世俗界未来的十大巅峰高手,排名第一。。不过,这些陈凡都懒得去理会了。

小小一个世俗界,一切已经过去,陈凡并不在意。

直到庞元这个电话,才把陈凡的这些思绪打断,重新拉回了这个修真界内。

“不去。”陈凡果断拒绝。

不论是怎样的事,陈凡都不感兴趣,眼下,陈凡心头就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准备冲击先天,再救治好自己的女儿,莫萱。

陈凡眼神淡漠。

身为一个父亲,陈凡想做的,仅仅只有这些。

陈凡爱周彤璎,也爱自己的女儿。

“不是的。”见陈凡已经打算挂断了这个电话,庞元连忙道,“其实是问剑宗的宗主,方问镜先生请您过去,白效儒只是一个传话的。”

陈凡拧了拧眉,“为了什么事?”

“什么事不清楚,但是电话里,白效儒说的十分的诚恳,说无论如何,也要让您去他们宗门里走上一趟,方先生有很重要的事要对您说。”

“对我说?”

陈凡陷入了沉吟,其实,这个问剑宗和陈凡,并没有什么关联。

要说关联,也就那一日,陈凡当着这个问剑宗的面,杀掉了洛苍,一战而名扬天下!但是这事过后,陈凡却比任何人来的都要冷静的多。

从那一天后,反而是销声匿迹了。

不论多少人来打听,都打听不到陈凡的消息。

莫非,是因为那个事?

这问剑宗若是想拉拢自己,那陈凡肯定是不感兴趣的,“挂了,再有类似的事,不需要打给我,问剑宗若是再找你,你就说,我闲云野鹤一枚,对这些不感兴趣。”

说完,电话挂断,转过头,陈凡双脚翘起,正端着一碗粥,满脸慈笑的道,“来,囡囡张口,喝粥。”

“啊。。”莫萱很配合,张大了嘴。

喝了一口粥,莫萱开心的咯咯直笑。

过了三天,结果这庞元的电话又来了,陈凡的眉头一阵拧起的厉害,庞元无事不会打自己电话,他这点分寸是有的,电话里,庞元道,“听这问剑宗的意思,是有顶级的大事要找你商量,这事为有莫先生你能做。”

“并不是什么拉拢,好像是一件什么很神秘的事。”

“总之,无论如何,请您去一趟。”

陈凡听的有些不耐烦了,这些琐事缠身,自己还真是折腾不过来啊,想了想,陈凡眉毛一扬,“难不成是因为不周门的?不周门最近的人呢?”

庞元道,“不是,不过不周门的人也还没走,他们在继续抓童男童女。”

“因为要抓一千队童男童女,这个动静实在是太大了,所以他们私下让这些八大门派的人,去抓一些无父无母,被抓走,也无人发觉的孤儿。”

“但这种条件比较苛刻,所以到现在,听说也才抓了三百人不到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陈凡点了点头。

难怪那包不凡的女儿会被抓了,包不凡无妻,早年丧偶,自己又战死了,可不就成了无父无母了?却不小心抓到了这个李青元的头上,闹的这李青元大为火光,随时准备报复,甚至还为此肯大出血,找到陈凡头上来,要求陈凡一起出手。

从此也可见,即便是不周门,对这个事也十分小心,不敢激起太大的反弹。

抓人孩子,不亚于要人父母的命。

陈凡沉吟了一下,“那好,我去一趟吧。”这问剑宗一而再,再而三,非要这么找自己,可见这事情似乎真的不小,那就去看一看吧,总归也不太耽误事。

不过,这一趟,恰好也能去见见那一位。。

问剑宗的老祖,隐居的抱丹修士!

世俗界,真正的第一高手!

呵,说来,这个第一宗问剑宗,自己也还没去过呢。